君也小白博客


进一寸有一寸的欢喜

尾巴主义不能代表人民群众

2 条评论 无标签 君也小白
放弃领导,迎合落后分子的错误意见的思想和行为。当进行某一项革命或建设任务的条件已经成熟,群众的觉悟已经达到一定程度时,领导者却对客观形势估计不足,把一部分落后群众的意见当作广大群众的意见,因而做了落后分子的尾巴,落在群众的后面,失去对群众的领导作用,这就是尾巴主义。毛泽东指...


(高考来了)这个世界会好吗?

1 条评论 无标签 君也小白
时间真的过得很快,从刚入高中到高考前一个月,眨眼间高考就在明天了。我很喜欢梁漱溟先生一本书的题目,叫做《这个世界会好吗?》


让我们在这喧嚣嘈杂的世界垂钓星辰

0 条评论 无标签 君也小白

前几日翻起书柜又见到了那本熟悉而陌生的瓦尔登湖。
就想起熊培云在他书中的一个冷笑话,麦当劳为什么叫麦当劳而不叫麦当闲呢?当代我们大多数人都已被喧嚣的物欲所裹挟。当下成功学与消费主义成功融合成了一种现代的病症物欲症。勤劳的中国人也曾在其踏实能干的禀赋之下,常常忘记了生活。
鲁迅说浪费人的时间就是在谋财害命。然而这种谋财害命的事情在当下却时常发生。成功学已浪费了大量的树木与纸张,而我们在物欲中也越陷越深,我们渐渐成了一个喜新厌旧的人,我们渐渐开始追逐快生活,追逐物质上的感官刺激。
古希腊哲学家说:“在茅屋下居住着自由的灵魂,在黄金和大理石下栖居着奴隶。”物欲偷走了人们的时间,偷走了人们的生活,我们被物质所管控,我们究竟何时才能回忆起什么是独特而真实的生命体验。别忘了人才是目的,康德这样警示着我们。劝学中,作者说君子生非异也,善假于物也。我们不能被物质所控,忽略了我们自己才是整个生命的意义所在。人是追寻意义的动物,而这意义往往就是我们本身。
这时候我又想起了梭罗,那个在瓦尔登湖旁离群所居的男人。或许他不是离开了正常的生活反而他真正走向了生活。
我做不到,像梭罗一样离群索居的离开自己熟悉的环境,但我依然想彳亍在梭罗的郁郁青青的树林当中,在时间的长河中垂钓星星,看种子播撒希望,看古树树支系苍穹。
让我占用你一刻的时间,停下你那繁忙的脚步,让我们一起仰望星辰。


重新发现世界(一)2019挣脱困顿,生命破茧

重新发现世界,洞察社会美好黑暗,体悟人生哲理与意义

朱之文修路后续

本应该平静祥和,纯真质朴的农村生活环境受到名利侵扰,让双方变得不在是原来的对方,世上本无事,庸人自扰之。

钟南山李兰娟院士

封城,在中国的疾控史上,从未有过,连2003年非典时期也没有。万一疫情没什么大事,两位院士一生的名誉和声望恐都将毁于一旦。
鲁迅先生说过,我们从古以来,就有埋头苦干的人,有拼命硬干的人,有为民请命的人,有舍身求法的....这就是中国的脊梁。

毛泽东曾言:“人间正道是沧桑。”

比喻翻天覆地的重大变化,出自毛泽东的七律《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》,在毛泽东的诗句中指的是“革命”。毛泽东的本意是指「天是不值得敬畏的、天也像人一样是可以战胜的、人间正道是革命啊!」。

竹杖芒鞋轻胜马 ,谁怕?一蓑烟雨任平生

苏轼在遭遇乌台诗案后,他并没有一振不起 ,而是更加超脱、更加向上。大雨滂沱时,他一人仰天长啸,对着老天爷喊道:“竹杖芒鞋轻胜马 ,谁怕?一蓑烟雨任平生!”这是他对苦难的态度,可赞!苍颜白发时,苏轼仍意气风发,自信地说道:“三十年前 ,我是风流帅!”这是他对无情岁月的态度,可敬!待他日回首,春满园。

李子柒 讲好中国故事-文化与灵魂共舞

李子柒的视频,没有过多高深讲解,只是通过中国式衣食住行,体现生活之美好和中国传统文化之精致。正因如此,她的作品能跨越地域、超越语言,引发外国观众广泛共鸣。
以生动的形式呈现优秀的文化,以真实的情感打通各国民众共通的心灵。

(故宫文创产品遭遇疯抢,网红经济助推传统前行。哪吒大火,传统文化走向创新)

学术不端翟天临

北京电影学院博士研究生、艺人翟天临在直播中表示不知“什么是知网”,因此被疑“博士学位掺水”。随后,又有网友爆料,翟天临读博期间公开发表的一篇论文涉嫌抄袭。
作为演员,只要“演值”在线,学历高低本不是关键;但作为学生,无论是否为名人,学术规范必须一碗水端平。有真才实学不怕挤水分,弄虚作假一定经不起推敲。博士帽是校园最高的荣誉,但注定越来越不好“混”,欲戴冠冕,必承其重。
——weibo@人民日报
走后门真正助长的虚荣和侥幸膨胀,直到最后吞噬己身的,实是不受约束的权力。

低头族罚款(规则与规范)

没有安全感就没有幸福感。一起又一起的事故,一再证明“低头族”是在与自己和他人的安全开玩笑。如果说现在还有不少人指望通过呼吁喊醒、事故惊醒“低头族”,当发现这些柔性手段都没有什么作用时,那么剩下来的可能就只有一个,那就是通过严格的立法,来约束和惩戒“低头族”了。作为最后的救济手段,入法在很多时候其实也是逼出来的。

林清玄去世

在去世的前一天上午,林清玄还曾发布微博“在穿过林间的时候,我觉得麻雀的死亡给我一些启示,我们虽然在尘网中生活,但永远不要失去想飞的心,不要忘记飞翔的姿势。”这是他对世界最后的告别,也是他与我们分享的人生感悟。
@新华网:他一生都在寻找安顿灵魂的方法,并且将所获的觉悟分享给喜爱他的读者们,让他们在滚滚红尘中,身体力行地去体会到清凉与美好——这种美好,存在于一山一水中,一草一木中,阳光的味道和饮者的醉与醒中。

审美之人却在表演丑陋,谁该为这浅薄的精神消费买单?

杭州滨江江边公园,有一大片“粉黛”花海(粉黛乱子草),因频繁“露脸”抖音,成了“网红打卡地”。很多人来拍照时,随意乱踩乱坐,乱摘乱压,导致精心养护三年的花海三天就被毁。管理员多次制止无效,气愤又心痛。最终,为了保种,养护人员割掉所有粉黛乱子草。
正是这种“丑丑与共”,造成了花海红前红后的大不相同,从花田沦为花冢。

中国从不乏看客群体

他们能专心致志地看砍头,尖利残忍地嘲笑孔乙己,冷漠厌烦地听祥林嫂诉苦。他们一看到人多,就不管不顾地围上去,不但要冷眼旁观,更要沾沾自喜、大胆发表意见、作出行动来。这是因为他们被一种思维支配:“法不责众”。他们之所以盲听、盲信、盲从,也是认定群体行为很安全,法律难以对群体予以惩戒。
这种国民劣根性到现在依然根深蒂固,古迹上出现“留言墙”、茶卡盐湖一天12吨的垃圾量、中国式过马路……这都是庞大的群体行为。正如《乌合之众》中提到的:“个人一旦成为群体的一员,他所作所为就不会再承担责任,这时每个人都会暴露出自己不受道德约束的一面。群体追求和相信的从来不是什么真相和理性,而是盲从、残忍、偏执和狂热,只知道简单而极端的感情。”

诚然,人的根本属性是社会性,人不可脱离社会和群体存在,我们需要在群体获得归属感、安全感、认同感、价值感等等。但是,生活在群体之中并不意味着盲目从众跟风,抛弃逃避个人主体责任,更不意味着摒弃社会公德心、道德感,甚至违法犯罪。群体不是道德失范、文明素养低下的遮羞布,更不会是违反犯罪的挡箭牌,“法能责人,更能责众”的观念应被牢记于心。每个人都是一个个体,都有独立的思考和行动能力,我们不能在享受权利时振臂高呼:我的权利需要得到保障!在履行义务的时候却躲在群体之中无动于衷。要知道,人的一生,就是一个不断负起责任的过程。

让人心痛的热点新闻

高空抛物

骗保

(医闹)北京协和医院杨文医生医闹致死